財經資訊

格林斯潘叫 買金?


石鏡泉 – 格林斯潘叫 買金? – 香港經濟日報 – 晴報 – 財經/地產 – 財經 -2017/02/21



格林斯潘(法新社)



格林斯潘是前美聯儲局主席(1987-2006),在他任內,開啟了低息政策,刺激了美經濟,但亦為金融危機播下了種子。自特朗普勝出以來,格林斯潘有不少論美經濟前景的言論,今整合供大家參考。



特朗普勝出後,市場就有預期,美儲局在18個月後(即2018年中),會改頭換面。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人員Aaron Klein於2016年11月10日時表示「特朗普具有給這個國家的中央銀行改頭換面的能力。」這意味着屆時美聯儲局的領導層、權力,以及政策可能與今時有天壤之別。



滯脹更需憂慮 似是虛假繁榮



2016年11月11日,格林斯潘告訴BBC,美聯儲不被政治左右。格林斯潘說:「美聯儲是獨立運作的機構,不應該被捲入政治或參與政治。即使特朗普不喜歡耶倫,覺得她做事有問題,我覺得耶倫也可以不予理會。她被解僱的唯一途徑是通過複雜的彈劾。」



同日格林斯潘表示,美國的政治結構已經混亂多年,而修復經濟需要作出艱難的政治判斷。



他謂「由於財政原因,我們目前處於一個經濟增長低迷的時期,但這些也是通脹回升的早起迹象。」他補充道,「我擔心的實際上是滯脹。通脹回升將使利潤率短暫上升,但這其實是虛假的黎明。」



他還指出,華盛頓的財政政策一直陷入僵局,需要列出具體的改革事項來重振經濟,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的重要性應列在改革之後。



他強調,包括社保和醫療在內的成本必須得以控制,如果不加控制,其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無關緊要的。



特朗普要大搞基建,格林斯潘這位前美儲局主席又怎看?2017年2月17日他接受英國《電訊報》訪問,英國《電訊報》報道稱,格林斯潘強調,美國債務水平之高已經使得決策者「負擔不起」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支出或者重大的財政寬鬆政策,特朗普所推行的經濟政策將導致全球最大的經濟體進入過熱狀態。格林斯潘警告,稱特朗普的經濟政策蘊含着巨大的風險,可能會讓美國再現1970年代式的滯脹——經濟持續低增長,而通貨膨脹徹底失控。



歐元區危機大 影響環球經濟



格林斯潘還表示,自己「嚴重關切」歐元區的未來,在那裏,其實是德國等北歐國家一直在為南歐國家的赤字提供融資。



他在最新一期《Gold Investor》上撰文指出:「這是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的,歐元區已經失靈了。」



格林斯潘還說美國的失業率——1月間是4.8%——已經跌到了通常會開始造成通貨膨脹壓力的水平。



在談到全球各國的央行會如何應對特朗普的勝選和「新環境」時,他說,美國可能已經進入了一段「不穩定期」,伴隨勞動者開始要求更高的報酬,通貨膨脹將會上揚。



這可能會讓美國回到「1970年代,那是我們上一次經歷停滯膨脹的時期,通貨膨脹失去控制確實值得擔心。」



當時聯儲為了遏制通貨膨脹,不得不將利率調高到20%,但是這同時也導致了經濟陷入衰退,失業人數大增。



「我希望這一次我們不必訴諸那樣的手段來求得系統的穩定。不過,我們是否能夠做到依然是個問號。」



他警告稱,為了讓局面趨向穩定,美國人或許將不得不大大延遲退休時間。



假如美國真出現了如上的壞經濟情況時,怎辦好?2017年2月17日,《華爾街見聞》引用了格林斯潘於《Gold Investor》的訪問:



通脹壓力大增 黃金應再受捧



問:隨着通脹壓力增長,您是否預期市場對黃金興趣將重燃?



答:顯著的通脹上漲終將抬高金價。現在投資黃金是以備不時之需。不是為了短期收益,而是為了長期保障。



我認為黃金也是全球主要貨幣。它和銀是唯二兩種毋須對手方承諾的貨幣。但黃金的每盎司價值一直比銀要高得多。沒有人會拒絕把黃金作為清償債務的支付手段。信用票據和法定貨幣取決於對手方的信譽度。而黃金,以及銀,是唯二兩種擁有內在價值的貨幣。一直如此。沒有人質疑它的價值,而它也一直是一種有價值的商品,公元前600年金幣首次鑄造於小亞細亞。



問:黃金雖不是官方貨幣,卻在貨幣體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您認為黃金在新的地緣政治環境中應該扮演何種角色?



答:19世紀末、20世紀初是金本位制度的鼎盛時期,全球經濟異常繁榮,生產力增長強勁,幾乎不存在通貨膨脹。



但今天普遍存在這樣一種觀點,那就是19世紀的金本位行不通。這就好比穿了不合尺碼的鞋子,還要怪鞋子不舒服!失敗的不是金本位,而是政治。第一次世界大戰致使固定滙率平價制度消亡,任何國家都不想遭受本國貨幣兌美元滙率比1913年低的屈辱。



舉個例子,英國在1925年選擇回歸金本位,英鎊兌美元滙率等同於1913年的水平(每英鎊兌4.86美元)。那時出任財政大臣丘吉爾的一次歷史性失誤。此舉在20世紀20年代的英國誘發了嚴重的通貨緊縮,英格蘭銀行不得不在1931年宣布違約。運作不力的不是金本位制度,而是戰前的滙率平價制度。每個國家都想回歸到戰前的滙率平價,鑑於各國不同程度的戰爭和經濟破壞,這種想法總體而言是完全不現實的。



今時今日,回歸金本位會被視為絕望之舉。但如果今天金本位能夠實施到位,我們也不會落到這步田地。我們目前沒有把應該花的錢按照所需要的投入到基礎設施建設上,而美國正迫切需要這方面的建設,最終它也能以改善經濟環境(基礎設施)的形式收回成本。但此類效益卻很少體現在用於償還債務的民營體系現金流上。大部分基礎設施建設還得靠政府債務來資助。我們已經面臨着聯邦債務佔GDP的比率逼近三位數的危險。假如實施金本位制度,我們絕對不會陷入今天負債程度極高的境地,因為金本位就是保證財政政策永不失控的一種方式。



各國持續買金 成新投資指標



問:在利率極低甚至可能為負值的背景下,許多外滙儲備管理者一直是黃金的大買家。在您看來,黃金作為儲備資產發揮了怎樣的作用?



答:在我擔任美聯儲主席期間(1987-2006),我曾在美國國會議員Ron Paul面前作證,而他是黃金的堅定擁護者。我們開展了頗有意思的談論。我告訴他,在我任內期間美國貨幣政策試圖遵循金本位制度當初創建的理由。也就是即使在有法定貨幣的情形下,也要保持健全的貨幣政策。在這一點上,我告訴他,即使在我任內,我們回歸了金本位,政策也不會發生多大的變化。



回歸金本位,是否天方夜譚?德國已自美國取回寄存之黃金,俄羅斯過往數年,政府經濟有困難,也年年買金,中國也一樣,金之為用,你諗你。



撰文: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、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

欄名: 政•經•頑石不低頭



此文出處源自 :  晴報